主页 > 行业知识 >
产品类别 / CATEGORY
行业知识
如果可以重来 我会选择回纸箱厂打工 因为那样过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14:54

  今年初,阿琼和老公从老家来到宁波,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她的大姐、姐夫、二姐和男友。

  和许多老乡一样,他们做起了“生意”——男的在网上发帖寻找客源,女的负责出台,也把“生意”介绍给姐妹。

  在阿琼的记账本上,摘满了励志语录和“服务原则”:嘴巴甜一点,微笑露一点,要有婴儿般的笑容,情人般的眼神……

  3月21日,阿琼和其他7名同案犯因涉嫌系列网络介绍卖淫案被江东警方刑事拘留,另外还有3人被治安拘留。

  据江东东胜派出所办案民警介绍,这伙人通过QQ在宁波各大论坛发布各种隐晦信息,然后通过QQ聊天方式介绍卖淫,在各宾馆内通过现金交易的方式组织卖淫活动。

  他们都是重庆巫山人,有情侣、有夫妻、也有兄弟姐妹,还有朋友。生意之外,他们像普通夫妻、情侣和亲友一样生活。(本报昨日N03版曾做报道)

  昨天下午2点钟,我走进了宁波市看守所,近距离和阿琼聊了聊,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情形,让她甘愿过这样的生活,在这重身份之外,她又走过了怎样的心路。

  阿琼1987年出生,和我同龄,我想,没有任何一个女人,愿意处在这样尴尬的境遇中,每天对着自己的丈夫或男友,却时常要和不同的男人发生性关系。

  阿琼的笔记本里还抄着一段话:女人最完美的恋爱生活,是永远被20岁的男孩子仰望,跟三十来岁的男人恋爱,被四十来岁的男人爱着,与五十来岁的男人讨论生活。

  她穿着深色的运动服、牛仔裤,下面是一双暗红色灯芯绒棉鞋,扎着马尾,把头瞥向一侧。她的脸很白皙,眼泪就顺着脸颊一颗颗滑下来。

  从我见到她开始,她就一直在哭,有很长一段时间,问她任何话,她除了哭,都只是一语不发。

  我等她安静下来,大概隔了15分钟,她抬起头,开始抽泣,同时慢慢说起自己的故事:

  初中毕业后,我就出门打工了,在深圳,我换过很多家工厂。3年前,我在一家生产手机的厂里认识了阿意。中国赌博合法网站

  厂里也有些别的男人追我,阿意比我小4岁,但他看上去蛮成熟,和我是老乡,我们比较说得上话,我又想嫁回老家去,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。

  在厂里工作很累,工资也低,听说生产手机的地方对身体也不好,阿意说要带我来宁波,我就跟着他来了。

  一开始,我们在纸箱厂做过,阿意喜欢自由,不喜欢被束缚,他就说要去做别的。

  他和他哥哥,还有一个朋友,几个人买了几台二手电脑,在高桥租了一个公寓,开始在网上发消息,后来他们让我接电话,我才知道是发布那种信息。

  一开始,我不同意,可是阿意说我姐姐阿美和姐夫都在做,很好赚,如果不做,他就告诉我父母我和我姐姐都在做,我不想让家里知道,就同意了。

  阿意还哄我,我们攒几年钱,攒够十几万,就不做了,回老家盖房子,然后一起生活,后来我想想也就同意了。

  除了让我做这些事,阿意其实还是蛮善良的,我们在一起,他没有嫌我脏,和以前没什么区别。

  聊天的时候,我也会特别注意,言谈间,如果发现对方是那种素质特别不好的客人,就不接。

  有些客人没有特别要求,过去可以随便穿什么衣服,有些客人则会提出要穿丝袜去。

  如果客人看我不满意,我会打电话联系姐姐或另外的女的,她们遇到类似的情况也会联系我。

  我有时候也很害怕,怕意外怀孕,也怕得上什么病,阿意让我自己注意一点。从1月底到现在,因为妇科病,我去医院看过两次。

  我有个自己的QQ,可是我从来不敢跟朋友们说我是做什么的,有时候看到他们说和男朋友去逛街,去哪里玩,我就特别羡慕。

  如果可以重来,我会选择回纸箱厂工作,至少那样人活得踏实。现在这样做,我每天都是强颜欢笑,真的一点都不踏实,我常常会做噩梦。

  赚的钱是比打工要快,可是生活一点都没有改变,我们也不敢乱花钱,钱攒到一定的时候,我就交给阿意,他会存到银行卡里,之前有1万,借给老家亲戚盖房子了。

  我问阿琼有没有想过以后出去的生活,还会和阿意在一起吗,她想了很久,说不知道。